隱憂悄悄
小說推薦隱憂悄悄隐忧悄悄
陈春回到家里,先拿锄头把石榴树苗栽在屋旁边,栽好后,浇了水。中午,他父母都干农活回来了,在厨房里,陈春妈在弄中饭,陈冬生和陈春都坐在厨房门边,陈春把昨天去王家栋家的情况同父母说了。陈冬生说:“好呀,说明赵秀萍看得起你,她爸爸也看得起你。这件事有希望啊。”
陈春说了自己要坚持和张佳华的想法,陈冬生听了很不高兴,他说:“你要坚持和张佳华?你怎么就是不听劝呢?”
陈春妈一面忙着弄中饭,一面说:“儿子要和张佳华,就依他的,张佳华也好。”
陈冬生说:“我不是说张佳华不好,张佳华也好,就是不生孩子,这一条件苛刻,我实在是不心甘情愿。”
陈冬生吸了几口烟,叹道:“哎,随你,我也拿你没办法。”
吃了中饭后,陈春随父母到自家责任田里干农活去。到了下午四点半钟,他又去学校接女儿曼曼。
傍晚,陈春在堂屋里听曼曼背《唐诗》,陈春妈在给小猪弄食,陈冬生在忙家务琐事。忽然,门外面闹嚷嚷的,有人喊道:“陈哥,给你拜个迟年。”这是王家栋的声音,陈春听得出来,他心里一惊,赶忙出门来看,果然是王家栋夫妇,还有表叔、表婶娘都来了。陈冬生客套着给王家栋和表叔递烟。把客人迎进了屋里。今日天气还是没晴准,这时候天又阴了。这个季节,天阴的晚上还是有寒气。陈冬生把客人请到火坑屋里,他马上又去外面弄柴来火坑里烧火。陈春妈给客人筛了茶,她又到房里用两个胶盘儿盛来吃的:瓜子、花生、糖果等,然后放到那小桌儿上,请客人吃。
陈冬生夫妇在忙着弄晚饭,这个日子,家里腊肉、腊鸡、腊猪蹄、腊鱼等样样都还有;一会儿,陈春妈弄了一桌丰盛的筵席。
吃饭喝酒完毕,都又回到火坑屋里来坐。王家栋对陈春说:“陈春,我今日是受秀萍,和她爸爸的重托特地来的,主要是你和秀萍的事。今日早上你走后,我们亲戚都议论了,都觉得你不错。秀萍同我们说,她喜欢你。她爸爸也说喜欢你。所以,秀萍的爸爸就托我来,一是了解你家里的情况,二是撮合你和秀萍。”
陈春说:“王姨父,我不是说,和秀萍都考虑么?看缘分呀。”
王家栋说:“陈春,你还要怎样考虑呢?你是考虑秀萍和张佳华你选择谁吗?你是很聪明的人,肯定选择秀萍呀。你的亲戚都劝你选择秀萍,更何况秀萍确实值得你爱呀。”
刘姨儿说:“陈春,秀萍刚才同我们表了态,她说她已经考虑好了,就找陈春这样的。”
陈冬生忽然说:“家栋兄弟,你做得你外甥女儿和姨姐夫的主么?如果做得主,我提三个要求,看是否能达到?然后我们再谈好不?”
王家栋说:“我完全做得主,你有三个什么要求?”
陈冬生说:“第一,假如陈春和秀萍谈,我今年上半年就要娶媳妇;第二,不能有不生孩子的怪条件;第三,我家里目前经济状况不太好,办婚事须向别人借钱,所借的钱,他俩要同意大家一起还账。”
王家栋说:“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要求?就这三个要求?我完全可以代表秀萍和她爸爸现在回答你,第一,同意你家上半年娶媳妇;第二,结婚后一定要生孩子;第三,你借钱办婚事,儿媳一定帮着一起还账。”
刘姨儿说:“昨天,我就同姐姐、姐夫和秀萍都说了,说陈春家里目前经济为难,结婚可能要借钱,我姐夫说,借钱怕什么?到时候陈春和秀萍一起帮着还账嘛。”
陈冬生心里非常满意,他劝陈春道:“陈春,你还考虑什么?我提的要求王姨父表态都能达到,已经很完美了,你到哪里去找这样好的媳妇儿?我看,秀萍才是你真正的缘分。”
陈春心里正在好乱,他想,佳华后天就要来他家过门,偏偏现在又出现一个秀萍,她姨父表态什么要求都能达到。对比佳华,佳华当初给他提了三个条件……,难怪父亲要偏向秀萍。他又想,若是后天,佳华果真来了他家,父母对她不热情,自己该怎么办?该怎样向佳华解释?
“陈春,你表个态嘛,我好回去同秀萍和她爸爸回复。”王家栋说。
植物崛起 星殞落
陈春苦笑了一下,仍说:“我还是要考虑,明天回复你。”
外面天早已黑了,王家栋说:“陈春,要得,你明天回复。你明天最好亲自到我家,当面同秀萍说你的想法。”
王家栋说要走了。王家栋夫妇因要去表婶娘家,看表婶娘家的猪仔。表婶娘家的母猪下了一窝猪仔,刘姨儿想买猪仔。
表婶娘家和陈春家是同一个组,但表婶娘家不在大屋场,相隔陈春家有一里多路。陈春的组是杂姓居住,表叔姓周。王家栋夫妇和表叔夫妇都起身要走了,陈冬生夫妇和陈春客套的送出门外。
陈春洗了手脸,泡脚后,独自到房里睡去。曼曼和奶奶睡去了。
陈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头脑里又在纠结着两个女人。忽然,他的手触碰到枕边一物,他顺手拿起,是一个日记本,他忽然心疼,这是他前妻王丽云的日记本。他索性坐起床来,把电灯拉亮,看那日记本。蓦然,他泪水如泉水般涌流出来。这个日记本,是王丽云遗忘在他家里离婚时没带走的。陈春离婚后的一天,晴天有太阳,陈春妈帮陈春把床上的垫棉拿出去晒,偶尔发现了垫棉底下的日记本。陈春妈当时把日记本交给陈春,陈春拿着日记本背着妈偷偷的哭了。后来,他又把日记本依然放在枕头下的垫棉底下。
此时,陈春又拿着日记本看,又一次泪水奔涌,他再一次心里如刀绞般痛。他又在回想他和王丽云的恋情和后来离异的过去。他和王丽云是自由恋爱,当时有许多人在陈冬生面前打王丽云的破,说王丽云不好。陈冬生劝陈春不要和王丽云,说王丽云口碑不好。可是,陈春偏偏对王丽云情有独钟,他把父母说服了,一定要和王丽云结婚。后来,陈冬生同意了这婚事,陈春和王丽云才终于结婚成为夫妻。后来,生了女儿曼曼。家里因为生活琐事出现矛盾,本来也是人之常情。王丽云总认为公婆对她不好,认为陈春也没有以前那么爱她了。后来,她背判了陈春,陈春伤透了心,才提出和她离婚。
陈春想到这里,内心里只感到一种隐忧的悄悄的伤痛。他想,以后什么时候把日记本还给王丽云去,毕竟夫妻一场。他合上日记本,擦干眼泪,拉息电灯,又躺倒睡去。
第二天是阴天,陈春吃了早饭后,送曼曼上学去,他怕下雨,拿了一把折叠式的雨伞,要曼曼也把小伞带上。曼曼平时都是爷爷送的,有时候陈春也送。陈春从学校转身到了镇街道上,经过张丽华卖水果的摊前,张丽华喊了一声,“陈春。”陈春礼貌地回答一声,“丽华姐。”
张丽华笑着问道:“陈春,你又另外找女朋友了?不爱佳华了?”
陈春大惊,回答说:“丽华姐,我没有另外找女朋友呀。”
“你还瞒我?镇上的人谁不晓得?你另外找的女朋友名叫赵秀萍,是王家栋做的介绍。”
“丽华姐,我……”
“陈春,你不用同我解释,你去同佳华解释,佳华也晓得了。”
“佳华也晓得了?”
陈春想,这消息传得好快哟,怎么办呢?他忽然想,现在去一趟佳华家,同她解释去。他还是想和佳华继续谈恋爱,决定不和赵秀萍。他连忙去乘车到佳华家里去。
去张佳华的娘家村子,中巴车不能直达,只能坐到中途下车,再改步行。陈春上一次和他父母及媒人是租车去的,现在只一个人他不想租车。他乘车到了分岔路口,下了车,然后步行。他一面走路,一面在想,如何同佳华解释才好?干脆把佳华带到广东去,两人在一起打工好建立感情。本来,他现在对佳华有缠绵之意了。
陈春走到佳华娘家了,进了屋里,没看到佳华,只看到她妈妈,陈春问:“伯母,佳华呢?”
佳华妈微笑道:“佳华还在房里睡,没起来,也没吃早饭。”
“她还没起床么?她还没吃早饭?到上午十点钟了啊?”陈春说。
张佳华从房里出来了,陈春连忙喊一声,“佳华,刚起床么?”
佳华冷冰冰的语气,“你来做什么?”
“佳华,我……”
陈春正要说话,被佳华打断了,佳华说:“你不要说了,我晓得了,你是来退信的,怕我明天到你家里去。我不会去的,陈春,我没那么傻。你和赵秀萍的事,我昨天就听说了。你好虚伪,你视爱情为游戏!你见异思迁!你今日来做什么?是来气我的!来伤我的心的!你完全不用来。……”
佳华好激动,把陈春骂了一饱顿,她眼泪流出来了。
“佳华,你听我说,……”陈春的眼泪也流出来了,他还想解释;佳华含泪说:“我听你说什么?你走吧,我看错了人,我选错了人。”
佳华妈说:“陈春,你今日来退信,是多此一举,你不来,佳华明日也不会去你家的。你另外找女朋友了,名叫赵秀萍,佳华的姐姐昨天都告诉我们了,是叫什么王家栋做的媒人。你爸爸和妈妈都同意了,你也同意了。”
陈春泪如雨下,哽咽解释道:“伯母,我不是来退信的,我……”
佳华又打断陈春的话,她说:“陈春,你不用解释了,你会越描越黑的,你可以走了,我不想看到你。我等下也要出去了,我有事去。”
佳华妈又说:“陈春,我也实话对你说,本来,佳华一直有个人很喜欢她,追求她,佳华一直心里矛盾,是选择你?还是选择他?去年腊月时候,她才在心里决定,她同我说,还是选择陈春,她说陈春虽然家里穷一点,但陈春蛮懂感情。她说那个男人,家里发财有钱,怕感情不专一,会花心。陈春,没想到你也花心,佳华真是看错了你。”
佳华爸也过来了,他对陈春说:“陈春,你和佳华没缘分。我们也不怪你,你有你的选择。我的女儿也不是嫁不出去。”
陈春觉得自己还赖在佳华这里也没意思了,佳华妈说明白了,其实佳华另外还有一个人,自己伤了佳华的心,佳华心里当然又偏向还在追求她的那个人。他擦了一把眼泪,拿了雨伞,心里伤伤的,轻声对佳华说声,“佳华,我走了。”他出了佳华家的门走了。
天气又在下雨,陈春在路上走,他索性不打伞,故意把伞拿在手上不撑开,任雨水淋他的头,淋透他的全身;雨水淋湿了头发又流向他满是泪水的痛苦的脸。他走到了分岔路口乘车处,他也不想等车了,索性步行,尽量走小路,走山路。
他终于走到了家,雨还在不停地下。陈春妈看到儿子被雨水淋得落汤鸡似的,心疼地惊问道:“你怎么了?手上拿着雨伞也被雨水淋成这样?赶快先去换衣服呀。”
陈春也不说话,赶忙进房里换衣服去了。陈冬生也过来对着陈春关了的房门说话:“陈春,出门也不拿好一点的雨伞,你那折叠伞坏了吗?你被雨水淋了头,换好衣服赶快去喝一杯冷水,不然会感冒的。”
陈春知道,被雨水淋了头,农村里一个土办法,就是当时赶忙喝一杯冷水,才会预防感冒。他小时候一次读书放学回来,也是被雨水淋了头,父亲就这样教他赶忙喝一杯冷水的。他换好衣服出了房门,赶快去喝一杯冷水去。
陈春同父母说明了今日去佳华家的情况。陈春妈说:“你今日去了佳华家里呀?你真傻,你今日去做什么呢?佳华说明天来的呀。我刚才同你爸爸商量了,佳华明天来了,我们就同意佳华,不同意赵秀萍。”
陈春说:“妈,我刚才不是说明了吗?即使我今日不去她家,佳华明日也不会来的。”
陈冬生叹道:“消息传得好快哟,其实我现在想通了,刚才你二叔、二婶娘也来劝了我,我和你妈商量好了同意你和佳华。别听王家栋说得好听,他越说得好听,我越心里不踏实。你二叔和二婶娘也劝了我,说佳华不生孩子,我们以后可以慢慢做工作。看你现在这痛苦样,像是又离了一次婚一样的。”
陈春叹道:“爸,妈,不说了。佳华也另外有男朋友了,我祝她幸福。我和佳华是不可能了。”
一会儿,二叔和二婶娘又来到了陈春家。二叔是陈冬生的亲弟弟,这几天,因二叔的岳父病故了,二叔和二婶娘去他岳父家陪了几天,今日才回来,因此,今日才知道陈春的事。陈冬生把陈春今日去了佳华家的情况全部同二叔和二婶娘说了。二婶娘说:“这说明陈春和张佳华没有缘分,才会发生这些事的。”
二叔说:“现在还能怎么办呢?陈春不要鸡飞蛋打两头落空哟,劝陈春赶忙去一趟赵秀萍家里,落实一下,就说你把张佳华退了,一心一意去和赵秀萍谈。”
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陈冬生说。
陈春叹道:“我明天早上到赵秀萍家里去,今天不想去。”
陈春妈弄中饭去了,二叔、二婶娘一起在陈春家吃了中饭后,陈春因心情不好,又是下雨天气,上午雨淋了头,他感觉有点头晕,他索性下午到房里睡去了。
次日,天没下雨了,但还阴着的。陈春好在没感冒,吃了早饭后,他果真到赵秀萍家里去。
他走到了王家栋家里,恰好赵秀萍和婆婆都在他家里。王家栋问:“陈春,你考虑得怎样了?”
陈春说他昨天把张佳华的亲事退了。王家栋说:“退了好哇,你现在一心一意和秀萍谈恋爱。”
王家栋搬了一个小桌儿放在火坑边上,说道:“陈春,秀萍,我们三个打字牌。”
陈春和秀萍于是都坐过来,三个人开始打字牌。
在王家栋家里吃了中饭后,陈春提出要到秀萍家里去,王家栋说:“陈春,今日不到秀萍家里去,她爸爸和妈妈都走亲戚去了,她哥哥和嫂嫂也回娘家去了,你今日去她家里就只秀萍和婆婆。我建议你,今天就在我家里玩,陪秀萍,明天你回去后,同你爸爸商量,看一个日子,再和你爸爸、妈妈,一起到秀萍家里去,把这亲事正式定下来。”
陈春同意了王家栋的建议,于是,下午又和秀萍、王家栋三个人打字牌。第二天,陈春在王家栋家里吃了早饭后,他独自回家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