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生小奶團後,嬌軟小王妃她又孕吐了
小說推薦偷生小奶團後,嬌軟小王妃她又孕吐了偷生小奶团后,娇软小王妃她又孕吐了
送走了梁婶子的小姑娘拔腿就往回跑。
不过跑到一半,魏清念又想起来没关门,赶紧去把小院的门给插上了,才继续一溜烟就进了内室里,从男人怀里把她受了天大委屈的龟龟宝宝抱进了怀里。
德喜看着某小妞抢回孩子时的架势,还有她看着他主子那眼神儿,活似他主子是什么人贩子似的。
嘶~他主子可是出了名的脾气臭。
不过龟龟宝宝才不管某人呢,上一刻他还嚎啕大哭,一到自家香软软小娘亲的怀里,立马就不哭了,还很委屈巴巴地边吸鼻子边小声哼哼,以实际行动表达出他对某人的不待见。
当然,听在魏清念的耳中,就是她的龟龟宝宝在跟她控诉他刚刚他受到的残忍“虐待”!
于是,一点都不给某人面子的龟龟宝宝,不但自己不把某人的臭脾气放在眼里,还给了他娘亲亲很肥肥的胆子。
魏清念抱着她奶香香的小宝宝,听着他乖巧又委屈的小奶音儿,气呼呼地直直瞪了某混蛋。
她很想硬气地朝霍景深喊一句,“你走你走!不然我要喊人来抓土匪了!”
不过即使有龟龟宝宝给的勇气,弱小的小怂妞在对上男人幽冷深邃的墨眸时,也马上就很没出息地把刚刚的气势都缩回来了。
半隐于黑暗中的男人宛如一只诡秘莫测的凶兽,庞然占据在她小小的内室里,高大慑人。
小姑娘张了张嘴,到底还是没胆子说出来,她抱着怀里软软实心的小肉球,气愤地扁了扁嘴,灰溜溜地扭头跑了。
不过,某小妞虽然没直白地骂出来,但她这眼神儿行动,跟指着某人的鼻子说他是洪水猛兽也差不多了。
霍景深瞅着小姑娘那理直气壮的怂背影,额角青筋一突突的。
这大的小的可真是一样的气人!
其实某人也是很冤枉的,他这双手可以翻手为云,搅弄朝堂,也能执剑挽弓,挥师灭尽来犯敌,就是没摆弄过小奶娃娃啊。
神医世子妃 小说
别说没摆弄过,这么小的小崽子,他见都是头一回见,第一次上手能把某个小崽子抱稳当就不错了,这大的小的还这么嫌弃他。
某人也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,即使到了西北边疆大漠,也是叱咤一方,敌惧臣服,百姓奉他若神明,何时被人这样嫌弃过?
悟解 小说
还是一只没长牙的小崽子和一只没长爪子的小妞妞。
这某人能忍?
还真能。
异能寻宝家 比迹
独宠小萌妻
昏烛明灭中,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一片墨色乌黑,都险些要黑过这浓浓月色了,可顶着这张黑脸的人却是拧着剑眉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竟是把这笔账连同这口气就这么给记下了。
但是,这主子能忍,奴才可忍不了。
作为自家主子最贴心的狗腿子,德喜看着自家主子那黑得不能再黑的脸色,那双小眼骨碌一转,赶紧凑过去,一脸愤愤地替自家主子出主意:
“主子,这小姑娘也太不识好歹了!要不咱直接把人给绑回去!量她这小胆子也翻腾不出什么浪去,而且一准就给她吓老实了!到时候她肯定对主子您百依百顺,温柔小意!”
德喜觉得,他可真是个善解人意的肥狗腿子!看看他家主子气得,肯定心里一早就想这么干了,就等着他提出来呢!
于是,德喜说完后,很是自信地呲了八颗大白牙,肥美地等着被自家主子赞赏。
霍景深刚把某小崽子和小蠢妞的气给咽下去,就听到了德喜这馊主意。
他冷冷瞥了过去,就见这狗东西居然还呲牙朝他笑得一脸期待?就跟笃定了他一定会欣然采纳似的!
德喜一对上霍景深这目光,当即笑容就凝固了,只觉得肥臀一凉。
果然,下一刻,他就被踹了出去。
“诶呦——”
妖狐总裁恋上我
黑暗中,负手而立的男人浑身冷气滋滋地往外冒,冷冷斜着某个肥太监,沉声淡淡,肃杀幽冷,“怎么,在你眼里本王就是个土匪吗?”
委屈着揉着肥臀的德喜赶紧把头摇成拨浪鼓,“不不不,主子您英明神武、高山仰止!是奴才瞎出馊主意!奴才该打!奴才该打!”
德喜一边苦着脸轻拍自己的嘴,一边在心里悄悄嘟囔:您是不当土匪了,但您这会儿弄得跟人贩子似的,成天被人家小宝宝这么嫌弃,还忍着气往上凑。
再说,某人自认为不当土匪有什么用,在某小妞的心里还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土匪?某人可真是没瞧见那小妞拽着他们说家里有个大土匪时,那一脸确定的样子呢!
显然,男人还不知道。
霍景深冷哼一声,抬脚往外走去。
魏清念也没跑到哪去,她就是抱着她的龟龟宝宝去了西屋。
不过她耳朵可没那么好使,霍景深和德喜的对话她一个字都没听清。
她怀里吃饱啃足的小宝宝已经把小脸往她胸脯里一埋,闻着口粮的香气呼呼大睡了。
哭了一晚上的小宝宝睡得可香呢,而刚刚被自家小霸王蹂躏了一番的小姑娘则是坐在墙角,屈膝蜷缩,木木地抱着小宝宝发呆。
霍景深走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这一大一小缩在一起的样子,沉默无助。
男人剑眉骤蹙,一阵烦躁。
“我听刚刚来人说,你们村长要把你卖了?”沉声如墨,霍景深不想见到小姑娘这不再鲜活的模样,出言打破了这一世沉默。
愣神儿的小姑娘傻了一下,才发觉男人巨大的阴影已经将她全然笼罩,她赶紧仰头看去,在这个角度看到的男人显得愈发高大,真的宛如一堵墙矗立不可撼,压迫至极。
霍景深低头看去,月光下小姑娘脸蛋粉糯娇俏,五官被清浅月光勾勒,愈显玲珑精致,琼鼻樱唇、柳叶细眉,一双杏眼在朦胧月色间仿若有水雾缭绕,眸光晶亮璀璨,宛如琥珀清透,偶有光影闪烁,流光溢彩。
男人被这月下人儿的绝色一晃,微怔惊艳,深眸划暗芒。
“你、你你问、问这个做什么?”小姑娘的小兔胆很没出息地抖抖,看着深不可测的男人,小软音糯糯小声问。